隔离病房里的“南丁格尔”

来源 :西双版纳州卫生健康委员会 访问次数 : 发布时间 :2020-03-06

隔离病房里的南丁格尔

转自西双版纳报

本报记者/刘启虹

微信图片_20200306091638.jpg

南丁格尔精神,用一句话来诠释就是:用自己的爱心、耐心、细心和责任心照顾好每一位病人,无私奉献,像蜡烛一样燃烧自己照亮别人。南丁格尔是护士精神的代名词,也成为了护理职业甚至整个医学界的精神动力。

医生,我水壶没水了”“医生,我手机没电了”“医生,我想吃稀饭”“医生,我能出去吗?”……这些对话,是隔离病区日夜守护着的护士们每天要面对的……

周翔:疫情面前不能退缩

周翔是西双版纳州人民医院急诊科男护师,妻子是大学同学,同在州医院心血管内科工作,有一个两岁的儿子。

今生不悔入华夏,此生不憾医学人是周翔从医的誓言。他带着从医梦想,大学毕业后和爱人来到州人民医院。说起抗故事,他双眼湿润……

微信图片_20200306091930.jpg

疫情发生后,大批医疗志愿者纷纷奔往前线,周翔和爱人自愿报名奔赴前线。大年三十,急诊科的病区患者及家属都带上了口罩,眼神中透露出不安和焦虑。23时,120接诊一位武汉籍病人,发热咳嗽、呼吸困难,立即采取传染病标准防护,穿上防护服按照救治流程做治疗检查。半小时后,CT影像学报告显示肺部毛玻璃影,逐级上报,联系驾驶组穿上防护服,负压急救车到位转诊到西双版纳传染病院隔离治疗,把老人安置好回来已是凌晨四点。

26日,周翔与重症科同事杨云宙接到通知,需到西双版纳传染病院成立重症组看护这位病人。他简单地收拾行囊,电话与家人告别后就直奔该院加入第一批医疗救治组,穿上防护服进入病房,患者病情恶化。住在对面病房的病人妻子站在病房门口含泪祈祷。医疗组的专家们制定了治疗方案,护理组每日精心护理,干细胞治疗及输血等各项生活护理,每小时测量生命体征记录汇报。竭尽全力、始终没有放弃,更没有抱怨。下班后,同事们看到彼此印有压痕的脸,都笑着相互鼓励。

微信图片_20200306092054.jpg

最难忘病房的一名大学生,她的父母亲治愈先出院了,而她因反复发烧继续留院,为减少她的恐慌,医护人员经常安慰她。她光靠看眼睛、听声音都可以辨别出医生护士的名字,最让医护人员欣喜的是,每天治疗完后听到了她复习英语的朗读声……

14天工作结束了,疫情防治工作不断收获喜讯,没有新增确诊人员,确诊患者也得到及时有效治疗,目前全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全部出院清零。

胡立红:再苦再难都会挺住

今年44岁的胡立红,在护理岗位24年,20141月任州人民医院感染科护士长。

微信图片_20200306092147.jpg

213日,她作为第二批医疗队成员支援疫情一线。当时,西双版纳正处于确诊患者数量最多并含有重症患者的关键期,胡立红已经一个月没回家。她和组员们每天穿着防护服,为患者做深静脉置管护理、气管插管护理、口腔、皮肤、尿道护理,特别对重症患者做的俯卧位通气护理,非常消耗体力和考验意志力。

进入隔离病房,常常衣服完全湿透、汗水不断流入眼睛却无法擦拭,汗水刺激着眼睛也要继续工作。防护服臃肿笨拙,让人有呼吸不畅和缺氧的感觉,特别在重体力护理后,穿梭一二楼之间,每爬一层楼都需要停下大口呼吸。每天14点以后才能吃上午饭,晚上休息室附近工地施工,睡眠严重不足,每天只睡4个多小时,但医护人员没有一个叫苦,全都坚守岗位。

虽然没能挽留住78岁重症患者的生命,但是通过全体医护人员的努力,患者体面离世,五官和全身皮肤没有一处破损,没有压疮和其它感染。

说到家人,胡立红双眼盈泪,工作得到家人的全力支持,丈夫担负起了全部家务并照顾孩子,爱人的单位也给予理解和关心。对此,胡立红内心倍感温暖和感激,工作更加努力。她说背后有坚强的后盾,再苦再难都会挺住!

祖伟:别怕我来啦

祖伟是州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男护士,参加工作5年,一直是重症科的护理骨干。

微信图片_20200306092326.jpg

22日接到医院通知,他立刻收拾东西前往收治点,快速熟悉流程,投入为危重患者的护理工作中。

凌晨到次日8点,值夜班是最煎熬的。6日,重症患者病情加重,成立危重专护小组,开始加派人手重新排班,夜班时间调整为23点至凌晨3点,3点到次日8点;隔离病房5个小时换一班,白班从8点到13点,交完班换下防护服洗完澡,已是中午14点。11:30送来的盒饭已凉透,开水泡饭就着冷菜已成常态,实在吃不下就吃泡面,没有一个人提更多要求,晚饭也是如此。

护理重症患者最辛苦、最危险、最繁重,大小便失禁要端屎抬尿、清洗换尿不湿这些基础护理外,还要进行深静脉置管护理、气管插管护理和俯卧位通气护理,特别气管插管护理时患者受刺激无法控制咳嗽,口痰、飞沫喷到身上是常有的事,除了翻身需要同事协助,其它护理都是一名护理人员独自操作,忍着缺氧、脱水、口渴、浑身汗痒难耐,认真细致完成护理流程。他说得最多的话就是:不要害怕,我来啦!

在隔离区20天,戴着眼镜,再加上口罩、眼罩、头套,长时间的多重压力,祖伟的鼻梁、耳后已长出压疮,因为得不到休整,涂了药膏也不见好,口罩、护目镜、头套照样压在压疮上继续工作,不叫疼不喊累。尽管有一例患者没能抢救过来,家属同住在隔离病房对门,每天目睹亲人被精心护理、用心照顾的情景,远在澳大利亚的子女在隔离期间曾发微信感谢护理人员。

有时,去治愈;常常,去帮助;总是,去安慰。这是西方一位医生特鲁多的铭言,也是州人民医院医护工作者一直坚守的行医准则。让我们为一线英雄们点赞,因为疫情当前,他们没有退缩。

文章关键字: 病房 西双版纳 护士 病人 患者